| 首页 > 热点评论 > 闻中 微风收木末,群动息山头——追记汪瀰先生

闻中 微风收木末,群动息山头——追记汪瀰先生

2018-01-15 14:05:43 来源: 编辑:

刚一开始,收到王志成教授转来的信息“汪瀰先生昨晚横遇车祸、意外身亡”,我心中颇难置信,因为就在圣诞节的同一天,汪先生还与我在微信上就《行动瑜伽》的重版与修订往来交流;更早一些日子,则是关于《直抵瑜伽圣境——〈八曲仙人之歌〉义疏》的广告词与封底、封腰的语句之勘定;王志成教授还告诉我,他们正在商谈著名的心理学家荣格(Carl Gustav Jung)的奇书《昆达利尼瑜伽心理学》的出版,此外,更不用说在汪先生手头已有诸多典籍成稿待出,如《唱诵瑜伽》《胜王瑜伽》《虔信瑜伽》《智慧瑜伽》《吠陀智慧》等……我当时心想,如果这是真的,那确是中国瑜伽学术的大厄!很快,种种消息陆续传来,汪瀰先生已经离开人世一事得到了证实! 其实,我远无资格来谈与汪瀰先生的友谊,因为我至今还没有亲见过汪瀰先生一面,纯是道义与精神的相会,但汪瀰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一旦认识了他,便无从忘记他的严谨,他的温厚,他的行动力与智慧力,以及他的悲心与文化的担当。 我最初知道汪瀰先生,是当年阅读四川人民出版社陆陆续续推出的《宗教与世界》丛书,也是借助这套丛书,我知道了约翰·希克、鲁道夫·奥托、朋霍费尔,还读到了汤因比的《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》,与日本人池田大作的许多关于佛教的对话录。但真正有过正式订交的,则是在汪瀰先生编辑由我翻译、后于商务印书馆问世的辨喜尊者(Swami Vivekananda)《行动瑜伽》之际,尤其是在我自印度回来之后的日子,他阅读了我为王志成教授《八曲仙人之歌义疏》所写的序言,因为里面有我自己的一段渺渺心路,故对我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,并蒙他赞赏云:“你的文笔确实很好,能把学术文章写得如此激情洋溢,确实少见。” 我知道,以他的功力,足以胜任任何一本书的独立翻译,而他,作为编辑,历来是隐藏在许许多多圣典汉译的背后。诚如王志成教授所说的那样:“汪瀰先生最近编辑完成即将出版的是《直抵瑜伽圣境——〈八曲仙人之歌〉义疏》。读到这书的人是有福的,汪瀰先生花费了巨大的心力校对这本究竟之作(作者按:印度的哲学中有一种对究竟经典的论断:所谓“知道真理者,就会成为真理”,即Brahmavidbrahmaivabhavati),我甚至认为他比我更深入地理解了《八曲仙人之歌》,因为它揭示了生命的奥秘,让人坦然面对生死,坦然面对这一不确定的尘世。我从他的校对中,意识到他的觉知高度,意识到他的觉醒之态。” 其实,大概早在十年前,汪瀰先生在编辑王志成教授的两本重要著作——西班牙神秘主义者雷蒙·潘尼卡的《对话经》与印度商羯罗大师的《智慧瑜伽》——之时(两书最终以注疏本的面貌呈现),他们已经有着人所不及的全球视野,深入了庞大无匹、雄峻无比的须弥世界或佛家所谓的华藏庄严世界海,试图把最深切、最本源的印度精神,介绍给当代的中国。如今,正在美好之期待徐徐展开的时候,汪瀰先生却意外之间遽然离世,留下了众多未了之工作,令人如何不沉痛悲伤!
  • 宏观
  • 股市
  • 基金
  • 期货
  • 消费
  • 评论

网友评论 +更多

  • 登录名
  • 密码
  • 匿名发布
  •    
  • 验证码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德州财经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站处理的,请在30日内联系本站。